设为首页   添加收藏  
服务热线:0433-2753305
行业新闻
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:创业软件 > 行业新闻
  • 神舟向京东讨债,林清轩感恩阿里,新冠肺炎加速中国互联网淘汰赛
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2-24   浏览次数: 920 次

  • 新冠肺炎让互联网变得不再重要,也变得越发重要。

    2014年开始,央视春晚都与互联网公司有关,腾讯、支付宝、淘宝、百度,先后刷新春晚,今年春晚互动是快手与聚划算,几家视频公司也在应战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消弭了短视频大战。全国范围的隔离,互联网成为唯一的依赖——大家通过互联网了解各种信息,或是新闻通报,或是数据统计,或是对话沟通,或是娱乐消遣。

    显而易见的,腾讯游戏,是新冠肺炎首个意外受益者。电影、餐饮、零售等线下服务,也是显而易见的最早收到冲击的行业。再后来,数字化远程办公软件成为关注,还有互联网教育,以及许多城市居民赖以维系生活的互联网外卖服务。新冠肺炎,让我们更深刻感受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这一概念,同呼吸共命运,疫情带来的感动或悲伤,是相通的。当然,我们只谈,新冠肺炎与互联网。

    谈及互联网,大家很自然会将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与2003年非典联系起来。

    2003年的广交会受非典影响,交易下滑,阿里巴巴B2B却迎来了客户和交易的暴涨,与此同时,阿里也在这一时期推出了淘宝;也是这一年,中关村柜台卖货的刘强东,迫于压力,动员员工在各大门户网站和垂直论坛发广告贴,这是京东的缘起;腾讯在2003年,推出了QQ秀和Q币以及QQ游戏,腾讯完成了游戏帝国的基础建设。


    2003年电商领域发生故事还有,eBay以1.5亿美元全资控股易趣,卓越网获得老虎基金5200万投资。

    直到现在,阿里、京东的历史,都为2003年非典,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多少年后,大家对“非典”记忆犹新。“非典”制造了恐慌与压抑,种种复杂情绪背后,也孕育了新的机遇——2003年,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3089万台,上网用户数7950万人,一年前的这一数字分别是2083万台和5910万人,随着计算机与上网人数的增加,新浪、搜狐、网易,分别实现了上市以来首次全年盈利,起点中文网开始探索付费阅读,远在大洋彼岸一个名为Andy Rubin的工程师,创办了Android,开始启动下一代智能手机的开发。

    2003年,互联网迎来了泡沫幻灭后的第一个春天。

    非典,加速了中国互联网的进程。那么新冠肺炎,会如何影响互联网的未来?

    2020年的新冠肺炎,加速了古典互联网的式微,但同时,加速了互联网未来的到来。古典互联网,是互联网的互联网,互联网的未来,是所有产业的互联网。古典互联网是数字经济,未来互联网,是经济数字化。

    或者我们换个说法,2020年的新冠肺炎将加速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进程。


    1、城市化进程与移动互联网:从“春节不打烊”到“新零售”

    过去几年,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几场商战,均与大的背景有关:中国城市化进程加速。

    来自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资料数据,2010年中国城市人口4.03亿,镇人口2.66亿,乡村人口6.63亿,城镇人口占50%,到了2015年,城镇人口占比提升至56%。2018年,中国城镇人口8.3亿,占全国总人口数59.6%。除港澳台外,全国有333个地级区293个地级市,375个县级市——全国人口一百万的城市,超过300个。

    移动互联网在过去几年几乎所有的商战均与城市化进程有关:2014年移动出行打车之战、O2O创业潮、2015年电子商务商超品类之战、2016年外卖大战、2017年共享单车大战以及2017年移动支付线下二维码大战、2019年的生鲜大战。

    2015年,以天猫、京东揭开了电商超市品类大战,也是这一年,电商公司纷纷喊出了“春节不打烊”的口号,这标志着电商购物逐渐成为“新常态”,它的品类,从图书、数码产品、服装、电器、箱包等向超市、生鲜、水果等品类扩张。

    2016年,阿里提出“新零售”战略,京东、美团、腾讯,也纷纷提出无界零售、智慧零售、未来零售,作为抗衡,此后的2017年、2018年两年,阿里与腾讯纷纷布局线下零售商超:阿里投资或收购,包括苏宁、银泰、三江购物、高鑫零售、居然之家等,腾讯则投资了永辉超市、步步高、华润、沃尔玛。

    2017年,低调筹备2年的盒马正式亮相。

    电商平台的“商超”品类之战,是互联网与线下零售的对立与冲突;2016年开启的“新零售”互联网对线下传统零售的“互联网改造”,至于盒马,它是新物种,全面数字化经营的新零售。阿里之所以倾力打造盒马,除了盒马本身的价值,很大程度上也是希望通过盒马这一标杆,借此推进线下传统零售的数字化进程。打个样。


    2017年,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,共享单车大战之外,还有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线下补贴大战,阿里“新零售”与腾讯“智慧零售”,面向线下传统零售或收购或投资竞赛,还有饿了么与美团外卖白热化竞争。2017年,还有风靡一时的“无人货架”,抢夺办公室。

    移动互联网的逻辑,聚焦城市生活,从城市用户的衣食住行出发,“无人货架”是2017年创业浪潮的一种极端设想:城市人群生活两个中心,一个是公司,一个是家,两个中心有服务上门、快递、外卖,办公室应该存在这样的零售机会。

    这次新冠疫情,让我们发现,我们的生活与互联网已经密不可分:我们通过互联网看关于疫情的新闻和数据,通过互联网沟通,通过互联网买菜,通过互联网缴纳水电煤气费,通过互联网学习,通过互联网寻医问诊…互联网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的方方面面,我们的生活也更为便捷。

    疫情期间,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表现,均是可圈可点,如盒马、支付宝、饿了么、滴滴出行、京东、顺丰、每日优鲜、美团外卖等等。但互联网的影响不止在生活,还有生产。

    2、西贝莜面喊穷、神舟电脑讨债京东与林清轩满血复活

    疫情,影响着我们的生活,还有个热议话题,复工。

    疫情给不少产业按下暂停键,很明显的,线下本地生活服务业,首当其冲。我们有三个案例:一个是西贝莜面创始人“哭穷”;一个是神舟电脑,京东拖欠神舟电脑货款3.88亿,神舟电脑向法院提起诉讼,状告京东;还有一个案例,是护肤品牌林清轩。

    疫情开始后,西贝莜面创始人接受采访时向公众解释了西贝可能遇到的危机,西贝莜面在全国60多个城市有400多家连锁店,400多家店基本都停业,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,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损失7-8亿元,让他更担忧的是,2万多员工待业,按照国家规定员工要继续发工资,一个月支出1.5亿元左右,西贝莜面账面资金只能支撑3个月。


    西贝莜面的这篇采访,引起渲染大波,也将餐饮业的困境反应出来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西贝莜面算是全国餐饮企业中的一线品牌,也是佼佼者,如果西贝莜面只能支撑3个月,那其他餐饮企业呢?其他中小企业呢?形势严峻,一叶知秋。

    西贝莜面的呼吁,得到了相关相应,除了银行提供贷款外,也有盒马、饿了么的橄榄枝:譬如,盒马“借工”餐饮行业,等疫情结束后再还这些员工给餐饮企业,譬如,餐饮店复工,取消“堂食”,上线外卖。

    资金链,是一众企业维系的根本,与西贝相比,神舟电脑可就没有那么好运气。2月20日,神舟电脑发布公告称,京东拖欠货款3.383亿元,已经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神舟电脑董事长吴海军表示,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”。


    京东回应称,“因神舟违反双方签署的产品购销协议条款,导致其未结算货款被暂缓支付。自2月10日以来,我们与神舟一直就争议问题进行沟通。我们希望大家在遵守契约精神的前提下,合理合法地解决分歧”。

    稳定的现金流,是一切经营活动的基础,与此同时,帐期却是传统零售公司赖以生存的“资产”。如沃尔玛、国美等等,京东也如此。我们以2018年Q2财报为例,京东2018年Q2应付账款875亿元,与此同时,京东利息收入3.66亿元,京东Non-GAAP利润为4.78亿元,利息贡献了超过76%的利润。这个季度,京东的帐期是60.9天。此后,2018年Q4至2019年Q3,京东帐期,分别是61.7天、60.2天、57.4天、59.4天、53、6.6天——应该说,在2018年之后,京东也在通过缩短帐期,以缓和与供应商的矛盾。


    对许多中小企业来说,资金链断裂意味着破产,春节前后的Q1,本就是零售淡季,再加上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,这让资金链本就吃紧的中小企业坐如针刺。京东在抗击疫情中的表现,可圈可点,希望神舟电脑事件是个孤例。

    与神舟电脑状告京东欠款不还相比,林清轩是经历了一次跌宕起伏的一个月。

    护肤品牌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在情人节过后的2月15日向阿里发表了一份公开信,孙来春说,受疫情影响,初一到初七,林清轩线下门店业绩崩塌,林清轩全国有337家门店,2000多的员工,因疫情影响下跌了90%,2月1日,孙来春开始淘宝直播卖货,1600多名线下导购全面在淘宝直播上转型“云导购”。半个月时间,疫情没有击败林清轩,它的业绩不但没有降反而增长了45%,其中线上销量占据了超过9成。

    3、数字经济与经济数字化

    除夕夜,原定在院线播放的春节档电影《囧妈》采取了线上播出,字节跳动公司买下该电影版权,在西瓜视频、抖音平台,请全国人民看贺岁片;光大证券一份研究报告称,受益于疫情影响带来的用户回流,腾讯游戏《王者荣耀》2020年春节日均DAU或超过2019年的9120万,1月流水或达92亿元左右,超过2019年2月的70亿左右流水记录。

    短视频与游戏,都是数字经济。


    疫情期间,盒马许多门店在做好防护同时,正常营业,它们按惯例只保留了不到7成的运力,受疫情影响,盒马为在家隔离的用户提供了生活所需的柴米油盐蔬菜水果的配送,疫情来袭后,盒马与餐饮企业达成了“共享员工”的合作,但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,这些员工也将陆续返回原来公司。2月12日,盒马宣布启动新年招聘计划,目前盒马全国人员缺口约1万,计划今年新开上百家店,全年人才需求3万。


    复工复产的新闻里,与互联网相关的包括:如飞书、钉钉支持企业远程办公;如直播,林清轩等等品牌淘宝直播卖货,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、敦煌研究院在内全国八大博物馆在淘宝直播开启“博物馆春游”;又如各地学校在网上开启了“网课”模式,它们或通过钉钉,或通过快手;还有抖音的“云蹦迪”、“云喝酒”。


    支付工具支付宝在疫情伊始,紧急上线了“疫情服务直通车”,除了各地疫情数据展示,支付宝也将用户应对疫情可能会使用到的各项服务进行了聚合:不出门吃饭、不出门缴费、不出门退票等等,如“在线问诊”、“患者同行查询”、“爱心捐助”、“社保服务”、“公积金查询”等等。

    根据淘宝官方数据,2月份,每天有3万人在网上新开淘宝店,有人说,“这就像每天播下3万颗种子,到春天,花会开”。

    从娱乐消遣的在线(云蹦迪、云喝酒、看影视剧、游戏),到服务的在线与经济生活的在线(在线问诊、远程办公、网课、淘宝直播卖货、小米直播发布会),我们的未来,应该一切都是在线的。

    2020年新冠肺炎,加速了经济的数字化进程。

    哪些将是2020年的互联网趋势:

    1、饿了么蜂鸟配送、美团外卖、每日优鲜等将会持续强化城市配送系统,最后一公里太重要了;

    2、生鲜之战将会升温,将会涌现更多像盒马这样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新零售方式;

    3、在线教育、在线医疗以及金融保险的在线将会迎来又一轮发展高潮;

    4、本地生活服务数字化战场,全线升温,支付宝、微信、美团点评混战;

    5、淘宝直播继续领跑市场,拼多多、京东、苏宁等将提升直播的战略高度,直播将会成为营销主流方式,持续繁荣;

    6、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将重心转移线下;